要实现全中国的孩子一个也不能少
来源:河南古达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 2019-01-10 10:12   点击:    作者:admin
国际专家这样告诉参会的顾方舟:苏联开始用死疫苗,害怕毒力返祖,万一出点什么事,谁担得了责任,我们不好建议,你自己研究决定。 1人份的死疫苗成本是减毒活疫苗成本的100倍,中国当时承担不起成本高昂的死疫苗生产。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

  国际专家这样告诉参会的顾方舟:苏联开始用死疫苗,害怕毒力返祖,万一出点什么事,谁担得了责任,我们不好建议,你自己研究决定。
 
  “1人份的死疫苗成本是减毒活疫苗成本的100倍,中国当时承担不起成本高昂的死疫苗生产。”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说,活疫苗成本是低的,风险是有的,做出选择需要承担风险。顾方舟勇于担当地向卫生部写信建议,选择减毒活疫苗,并研制出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活疫苗生产技术路线。
 
  疫苗实现批量生产之后,该怎么送到每一个孩子的身体里?这也需要策略。
 
  美国的孩子到保健站去打针,这种平常的方法在当时的中国却行不通。顾方舟的免疫策略中,要实现全中国的孩子一个也不能少。远在西藏高原、新疆大漠、贵州深山的孩子要无一例外进入防护屏障,稍有疏漏,病毒就可能“复发”。
 
  那时没有冷链,怎么让疫苗有效地在全国短期内流通?顾方舟想到了糖丸。疫苗最开始是液体的,运输困难,糖丸发明后,防疫人员只需在广口瓶里装上冰块或者冰棍,一家一家送,实现了在规定时间内一个群体形成免疫屏障的抗病毒要求。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宣布西太平洋地区已经消灭脊髓灰质炎。事实证明顾方舟奉献了40年的计划免疫策略没有漏掉一个孩子,在960万平方公里广袤的中国,在地形多样、宗教民族多样化的中国,遍及了每一个角落。
 
  “他是一位技术科学家、战略科学家、公共卫生管理家。”王辰评价道,顾先生从疫苗、资金、政策等三个方面全部参与,为消灭和控制解决脊髓灰质炎做出了关键性的贡献。顾方舟先生逝世后,公众对“糖丸爷爷”点赞之多,言辞之切是社会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策略,在军事里来说,是战略和战术的问题。光有武器,有枪、有炮,怎么打?”顾方舟在生前口述历史中讲道,根据每个国家的具体情况战略选择要不一样,顾方舟提出的适合中国国情的脊灰疫苗使用策略,在短期内使疫苗口服率达到95%。
 
  疫苗有“死”“活”之分,在1959年的脊灰疫苗国际会议上,学者争论不休,一派主张用死疫苗,因为安全,而活疫苗在被排出体外后可能在粪便中“返祖”(活力恢复)。另一派主张用活疫苗,从肠道排出后,分布于环境可成为天然疫苗,有助于形成人类的免疫屏障,而死疫苗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