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超级对话”的精彩实录
来源:河南古达科技有限公司    时间: 2018-04-27 15:56   点击:    作者:admin
近日,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参加了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与投中信息创始人/CEO、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颉就战略投资等问题进行了对话。 徐传陞一直觉得,投资是一件要耐得住寂寞的事情。这种寂寞既来自于他需要不断提醒自己眼光要放得更长远

  近日,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徐传陞参加了“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与投中信息创始人/CEO、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颉就战略投资等问题进行了对话。
 
  徐传陞一直觉得,投资是一件要耐得住寂寞的事情。这种寂寞既来自于他需要不断提醒自己眼光要放得更长远,也来自于很多时候需要坚持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应该坚持的东西。
 
  比如说战略投资。没有一个创业者在面对投资时会丝毫不为所动,即便是战略投资,也是一件很诱人的事情。真正的卓越之人,往往善于在狂喜的时候依旧保持冷静,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这样。
 
  作为被投公司的伙伴,徐传陞一直坚持,不能只对创业者说他们爱听的话,也要真正站在创始人的角度考虑问题——面对战略投资,创始人一定要想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以及认真的思考选择战略投资的时机。这对创始人的判断力是极大的考验。但最终,那些未被低潮倾覆和打败的,终将站上时代的浪尖。
 
  最近,徐传陞很喜欢的一句话是——不乱于心不畏将来。不论是对创业者,还是投资人,这都是一个必备的素质。前行的路上诱惑太多,很少有人能在诱惑面前保持冷静,但人的价值往往是在遭受诱惑的那一瞬间被决定。
 
  所有人都在狂欢的时候,你必须保持冷静。贪婪可以厘清一切,越是在这种时候,越需要需要停下来想一想自己的初心,好好地倾听内心的回答,最终才能达到纵使被诱惑千万遍依然能心如止水的境界。以下,Enjoy:
 
  2018年4月23-25日,由投中信息、投中网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金茂君悦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价值的力量”,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在此次峰会上,投中信息创始人/CEO、投中资本管理合伙人陈颉与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David Su(徐传陞)进行了超级对话。
 
  作为中国做VC最早的人之一,徐传陞一般不太鼓励公司太早拿战略投资的钱。他认为,“时间点的把握非常重要,对于创始人来说,什么时候拿是一个很讲究策略和时机的问题。”
 
  以下为第十二届中国投资年会“超级对话”的精彩实录,投中网整理。
 
  陈颉:请出我的好朋友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David Su(徐传陞)。其实我跟David Su以及David Zhang(张颖)在他们创立经纬前就是非常熟悉的老朋友了,大家也知道经纬是2008年成立,到今天正好是10年,也是这个行业里面最有影响力的机构之一。过去十年,经纬在新经济领域做得非常出色,成为了全球一线的投资机构。很荣幸请到他为我们对话,我印象中David是一个很儒雅的人,希望今天我们能碰撞出一些“意外的火花”。
 
  陈颉:刚才简单介绍了经纬的历史,当时你们2008年做这个事情,是三个人来自不同机构的人聚在一块儿,怎样做这件事情?包括十年以后,经纬的今天和你们当时预设的经纬有什么不一样?另外任何合伙人在一起都不可能是100%意见统一,你们三位都是很直接的人,你们在工作中是怎样解决三人之间不同意见的?
 
  徐传陞:感谢Jay的邀请。我觉得这十年,如果你是我们的投资人,你可以看到我们过去十年的发展还是蛮有意思的:2008年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三个人都在各自的领域做得很不错,但风格非常不一样,投资的方向和领域也完全不一样。
 
  2008年创立基金,现在回报也是非常好的,可以说在中国是做得还不错的。投资组合里面除了有互联网的早期的投资,还包括我自己投的博纳影业。2008、2009年是初始阶段,关于打法和风格都在摸索,但是好处是每个人的投资能力还可以,投的项目综合起来其实回报是不错的。那个时候基金里面有很多的这种看似相互不沾边的组合。
 
  真正找到方向的时间,是在2010年左右。我们当时达成的共识是,要走互联网市场模式,All in移动互联网。
 
  我还记得2011、2012年当时大家都说经纬有点疯狂,什么App都投。那段时间真的很疯狂,一年投了二、三十家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我觉得可能当时也的确是有一股劲在,因为我们看到了技术革新。现在我们也一直保持着非常快的投资速度,每年大概要投60个新项目。
 
  刚才我在下面听晨兴的刘芹在说,因为大家从业时间差不多,都是一直在市场上做下来的,他说得很对,在科技的大变革时,最早看到机会的人才能最大地把握机会。
 
  从决策上,十年磨合下来,其实不光是我们三位决策,还有其他四位合伙人。经纬现在资深的投资团队是有15人,带着超过20位投资经理和分析师,我们的决策非常扁平化。开会时,经常有分析师挑战我们合伙人,我们内部其实很鼓励这种风格。虽然有时候跟年轻人沟通会被挑战,导致合伙人包括我自己偶尔也会有不舒服,但是正是这种风格可以让我们做初创、早期投资的VC能够真正诚实地应对市场的变化。
 
  刚才听到刘海峰总说一个项目投5亿美金,我们一个基金才5亿美金,在这样的体量下怎样在三、四年内高效地寻找到最优秀的创始人,和他们携手成长,引领未来的变化,这是我们的核心挑战。